热门: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

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

美高梅娱乐手机版官网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民间鬼故事 >

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

来源:鬼大爷鬼故事(www.filmplicity.com) 作者: 发表时间:2018-10-25

    话说清末年间,在河北保定住着一户姓张的人家。主家儿张全满,夫人刘氏,另外还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。这张家就是个普通的小门小户儿,全满两口子平时也是靠着给别人做些个活计,东一把西一把的凑合着过日子。虽说不怎么富裕,但不缺吃不少喝儿的也还算是不错。可俗话说得好,天有不测风云!随着孩子生了一场稀奇古怪的大病,这张家的日子顿时就有些捉襟见肘了……
    那么说,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又能得上什么样儿大病呢?原来,张全满的这个儿子叫做淘气儿,而且是人如其名!两口子因为每天都要出去找一些活儿干,对这淘气儿也并没有多少功夫儿照看,所以说这一日孩子偷偷的跑到了野河去洗澡,回来就染上了风寒。
    起初呢,张全满也并没有怎么在意,心说一个七八岁的孩子,有个头疼脑热的也很正常,于是就在家门附近找了一个郎中抓了几副草药,给孩子灌了下去。开始的时候还挺见效,孩子也不烧了,哪儿也都不疼了,可当晚却出现了一种意想不到的局面!
    孩子有了病,当爹娘一定是忙前忙后,悉心照料。见儿子服了药,退了烧,刘氏就打算上前问问孩子想吃点什么,她好去做。可还没等她开口呢,就听淘气儿说话了!
    “刘婆子,刚才你给老爷我喝的什么呀?怎么这么苦?”
    刘氏一听就愣了,心说这孩子该不是烧糊涂了吧?刘婆子,只有你爸爸才会这么喊我,你怎么还用上这个爱称儿了呢?正愣神儿呢,就听淘气儿又说了:“哎呀妈呀!这屋子里咋来了这么些个人呐?去去去,二狗,我可不跟你玩儿!”说着,就见淘气儿猛地一翻身,由打炕上蹦起来,抄起炕沿儿上那个还没拿走的药碗,对着他爹就扔了过去!
    两口子一瞧,都傻了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但隐约的却觉得后背有些发凉。他们这儿愣着呢,淘气儿那边儿可没闲着。什么天上哗哗的掉砖头啊,地上的蛤蟆顺风游啊,孙悟空宰了猪八戒呀,白龙马崴了蹄子直犯愁啊,反正是东一榔头西一斧子,说的竟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。张全满好赖也三十好几了,瞧着儿子这状态,又一联想到他所说的那些话,顿时就有一个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!该不会是撞邪了吧?……
    把刘氏拽到门外,偷偷的一说,媳妇刘氏也是深以为然。两口子一商量,说得了,既然是患了异病,那再找郎中肯定是不行了,于是就将对门儿不远,一个出了马的大仙儿给请了过来!
    大仙儿,估计大伙儿也都知道,就是那些自称跟神佛走的很近的人。他们设下香堂,信奉什么狐黄白柳,据说不但能能够呼唤那些个山精鬼怪前来帮忙,而且还可以替人趋吉避凶,更是没有他们治不了的病。张全满两口子对这些不能说是深信不疑,可到了如今也只能说是有病乱投医了!
    于是,大仙儿进得门来,瞧了瞧在炕上连蹦带跳的淘气儿,又打听了一下儿缘由,然后这才摆好了香案,开始请仙儿。
    “日落西山呐,日落西山黑了天,家家户户把门关……”估计人家肯定不是这么唱的,反正不知道是叨咕了什么吧,老半天,就见大仙儿猛然将身子一抖,紧接着是肃穆而立,对着张全满阴森森的说道:“深更半夜的,你把老仙儿我找来,究竟是所谓何事?”
    “哎呀上仙,还不是因为我家淘气儿撞了邪!求您老大发慈悲,赶紧给瞧瞧吧……”一听大仙儿开了口,张全满连忙是急着说道。
    “这孩子是白天遇到了妖精,被附了身了!”
    “什么妖精?”
    “一只修行了千年的老王八,它正在水里闲走,不想却被你儿踩到了左脚。恼怒之下,这才前来报仇!”
    张全满一听,心说对呀,淘气儿要不是去了野河,又怎会突染重病?那王八精想必就在野河当中,我家淘气儿惹到了它这才招来了灾祸,可仅仅是踩了一下儿脚,就这么记仇,看来这妖精实在也是太过小气了一点儿!俗话说,旁观者清、当局者迷,他就忘了,刚才人家进来的时候,就已经把白天所发生的事情问了个一清二楚,所以顺口说了个大王八,也算是合辙押韵!
    “那要如何才能救治?”
    “这老王八道行高深,本仙拿它也是颇费力气。而且来说要救你儿所需的东西也是不少,可要是不救,只怕你家淘气儿,用不了三日就要一命归西!”连蒙带唬,江湖术士的一贯伎俩。
    “救,怎么不救,只要能救我家淘气儿,要什么我都给!”
    “我要,啊本仙要猪牛羊肉各十斤,白银五两,黄纸百张,还要时令瓜果九种,每种二斤,有了这些便能让你儿完好如初!”
    “这么多……”
    “这都是给那老王八的,只有它高兴了,才会饶了你儿的罪过!”
    “好!我给,可这深更半夜的……”
    “明晚申时,你将一应之物送到香堂即可,而且孩子的三魂七魄眼下已经丢了一半儿,本仙也要替他招一招魂!”
    话音刚落,就瞧那方才还神气十足,口若悬河的大仙儿忽然身子一软,紧接着便瘫倒在了地上!
    过了好半天,大仙儿似乎才悠悠醒转,随即对着张全满问了一句:“老仙儿走了?”
    “走了吧……”
    “他老人家都说什么了?”
    人家一问,张全满于是就把刚才也是从打同一张嘴里说出来的什么老王八,又要了哪些个东西,一五一十的都讲了一遍。大仙儿听过之后,是连连的点头,跟着告诉张全满一定要按着老仙儿的吩咐去做,明晚呢千万也别误了时辰,交代过后,他这才有气无力的转身而去。
    他走了,张家这两口子可犯了愁。怎么的呢?因为这张家本来就不富裕,给人干活儿的工钱有的还没结算,白天在郎中那儿已经花去了一些银子,如今又要拿出来这么多,一时半会儿还真就凑不上。虽然张全满愁得不行,可再瞧瞧还躺在炕上胡说八道的儿子,也只好一咬牙,心说得了,实在不行,明天一早儿先去算算工钱,然后再去亲戚朋友家里借上一些,无论如何也要把淘气儿的病给治好!
    一夜无话,次日天明,张全满也没吃饭,直接就去到了他给做工的那户人家儿。真别说,还不赖,一听他家里出了事情,人家不但给他结算了工钱,还特意多给了一点儿。张全满千恩万谢,一瞧银子也差不多了,赶忙又跑到集市买了那些所需之物,然后回到家里,就等着申时的到来。
    转眼之间,可就到了晚上,听着桥楼之上鼓打一更,两口子便抱着淘气儿,来到了大仙儿的家中。大仙儿一看他们如期而至,心里自然欢喜,赶忙接过来张全满手里的猪肉羊肉,有模有样儿的放到香堂摆好,随后便领着他们一家三口是来到了街上。
    那么说,来在大街又是为了哪般?原来,依照大仙儿所说,淘气儿的魂魄已经丢了一半,他要给孩子叫叫魂儿!这个说法也不知道您听过没有,早先有那小孩儿被什么吓到了,家里大人一般都会摸摸头啊,烧些纸啊,或者是在水碗立上一根筷子,给孩子送一送。认为这样就可以赶走了邪魔污秽,孩子也就好了。今天就是如此,这位大仙儿的本意是趁着月朗星稀,给淘气儿送送鬼、叫叫魂儿,摆一摆样子,哪曾想几个人刚刚出得门来,就瞧见一个全身黑不溜秋的东西出现在了眼前!
    “嗷……”这是第一声,听着挺瘆人。
    “什么东西!”张全满吓了一跳,顺手就抄起了一根顶门的杠子甩了过去!只听得那东西又“嗷”了一声,紧接着是扭头就跑,而且三步两步更是没了踪迹!
    “可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是真招来了鬼呢!大仙儿,您见多识广,认不认识那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张全满一边说着,一边打算问问大仙儿。可等他回头一瞧,就见那大仙儿翻着白眼儿,吐着白沫儿,早已经昏过去了……
    那么说,什么东西能把人吓成这样儿?其实也不仅是那东西出现的有点儿突然,而更多的却是人在自己吓唬自己。您想啊,大仙儿一天到晚说的做的,眼睛里瞧见的,心里头念的,无外乎除了怎么蒙些钱财,也有就是那些个妖精鬼怪了!他的神经始终是绷紧的,估计他也是怕自己这整天的呼唤这个,恳请那个的,万一要是梦想成真可咋办?刚才一出来,就瞧见了这么一个黑乎乎的玩意儿,大仙儿也不能不怕呀?所以说正绷得紧紧的那根弦断了,他自然也就被吓得昏了过去。
    张全满一看大仙儿都倒了,顿时也有点儿麻爪儿了!心说,看起来刚才我打跑的那个东西应该就是那个老王八了,要不然也不会让大仙儿如此惧怕!我儿淘气儿只是不小心踩了它的脚,就被它折磨成了这样儿,我那一根子打得可是实实成成,这赶明儿个还不得吃了我呀?正想着呢,就听头顶上猛然一声霹雳,张全满心说完了,报应这就要来了。可害怕是害怕,也不能就这么杵着呀,有心自己跑吧,一瞧地上还有一个。于是赶紧喊过来媳妇刘氏,搭了一把手,夫妻二人费了好大的劲,这才把躺在地上的大仙儿也给抬了进去。
    稳了稳心神,见老王八似乎也并没有来,张全满一琢磨,大仙儿看来是帮不上什么忙了,所以就把刚刚摆放在香案上的那些个祭品又都装了起来。扒拉醒了大仙儿,要回了那五两银子,张全满领着媳妇是往外就走。可等他们出得门来,到了街上,忽然却发现儿子淘气儿不见了!
    孩子没了,这可把两口子给急坏了。媳妇说是不是也让刚才的那个东西给吓到了,一害怕,自己跑回去了?于是二人又连忙回了家,前前后后都找了个遍,可还是没有瞧见淘气儿的人影。正着急呢,忽然就见门一开,淘气儿领着一个人由打外面走了进来!
    进了门,淘气儿一头就扎在了炕上是沉沉睡去。可跟他进来的那人,却“噗通”一声,跪下了……
    “张老弟,兄弟媳妇!都是我不好,想多挣你们家点儿钱,所以就把药的分量给减了一半儿。我错了,下次再也不敢了!”说着,那人是不住的磕头。
    张全满听声音就知道眼前的这个,正是白天给他抓药的那个郎中。可什么减了一半儿,又是什么分量的他却并没有听懂。但没听懂归没听懂,张家这两口子可都是非常良善的好人,于是就把郎中给搀了起来,而且驴唇不对马嘴的又安慰了几句。到最后,那郎中扔下了十两银子,说是给小祖宗补补身子,紧接着是夺门而去。
    这下儿,张全满两口子都傻了,心说这都哪挨哪儿啊?怎么给我们抓了药,反而还倒找银子?莫不是这郎中也撞了邪,被那老王八给附了身了?他们这儿胡思乱想,可张全满和媳妇又怎能猜到,就是刚才吓晕了大仙儿的那个东西,其实就是这位郎中装扮的。郎中给张全满抓药的时候,就偷偷的少放了几样儿,为的就是怕孩子好的太快,他挣不到钱。可打好了算盘,却听说张全满又找了一个大仙儿,把买卖给抢了过去。郎中那也是江湖中人,又岂会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?于是就把自己捯饬的跟个鬼似的,想要把这事儿给搅合黄了。还真别说,他这主意真就把大仙儿给治了,虽然挨了张全满一棍子,可心里却十分的高兴。正连跑带颠儿往家走呢,冷不防小孩儿淘气儿在后面跑了过来。
    “你瞅你黑不溜秋的,真像个大王八!”小孩儿这会儿颠三倒四,也是梦着啥说啥,白天听他爹总叨咕什么老王八,所以就给用到了这里。
    “我是鬼……你不害怕吗?”
    “我爷爷还是玉皇大帝呢……”
    “话说八道!”
    “你要不信,一会儿我就让雷劈了你!”
    “信你才怪……”
    郎中话音未落,就听头顶上方“咔嚓”的一声,紧接着一道闪电瞬间而至,将他身后不远的一颗老树,打的是火光四射。这下儿郎中傻了,心说,人家孩子说的不错呀,说让雷劈我雷就到了,既然他管玉皇大帝叫爷爷,那他爹岂不是成了玉皇大帝的儿子?哎呀!我怎么把玉皇大帝的儿子给骗了,这要是吃出个一差二错,我要是成了凶杀,那后果还了得!估计这郎中的脑子也是不怎么灵光,自己一顿胡思乱想,最后就被淘气儿的几句昏话给吓了个半死,紧接着更是跟着孩子来在了张家。
    听到这儿,估计很多人都要问了,这淘气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是真的撞了邪了了吗?当然不是,您想啊,那老王八都是大仙儿顺着张全满的话茬儿捋顺出来的,又哪里会有什么妖怪?其实,这毛病还是出在了郎中的身上。只因在那方子当中有一味艾草,郎中为了省钱,就把它多放了一些,而替下了其它的几种比较名贵一点儿的。艾草可以活血清热,但剂量过大则会使人致幻,所以说淘气儿喝了那药,自然就像撞了邪,出现了幻觉。也是赶巧了,他跟郎中说话的时候,突然天降霹雳,可这雷其实并不是下雨时候的那种,而是草雷,民间也叫“露水雷”。是因为夜里湿气过重,才会出现的一种天气现象。
    张全满尽管没听明白郎中说的是啥,可也能猜到肯定跟那几幅汤药有关,自然也就没敢再让淘气儿服用。停了药,淘气儿的病也就好了,他好了,他爹却发起了愁来。心说这是完了,看来呀,大王八把跟儿子的那个些仇恨,应该是都放在了我的身上。这可怎么办呢?誒!实在不行,我还是去找找大仙儿吧……

    更多精彩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鬼爷讲鬼

文章标题:叫魂儿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ilmplicity.com/mj/52334.html
上一篇:狐狸拜月化人    下一篇:黄大仙拜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