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: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

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

美高梅娱乐手机版官网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 >

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

来源:鬼大爷鬼故事(www.filmplicity.com) 作者:刀锋ww 发表时间:2017-12-21

    1
    当易欣回过头的时候,她很清楚,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回到老人院了。
    五年前,她刚刚大学毕业。与大部分的同学不一样,她选择了护理的工作,这与她的专业毫不相关,完完全全是基于自己的喜好。
    虽然工作比较辛苦,但她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。
    不过说实话,作为一家私人养老院,这里的待遇也还算挺不错的,包吃包住,五险一金,还有定期的旅游和体检。经过几年的工作之后,她也渐渐适应了这份平静的职业。
    不过好景不长,前些日子,由于养老院经营不善的缘故,老板辞退了大部分员工,并决定暂时歇业。
    这对易欣而言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
    她只是一个外地人,在这座城市举目无亲,工作的失去也意味着经济拮据,她还有自己的打算,可不想随便动用银行里的钱。
    没办法了,看来只好快点找到工作吧。易欣叹了口气,将手里的私人物品拿好。
    今天她是回来收拾东西的,顺便缅怀一下这五年来的时光。
    其实老人院挺好的,一开始她还有些担忧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越来越享受到这种平静的职业。
    这里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,也没有社会上浮躁喧嚣的氛围。与一般人的认知不同,其实大部分老人都不会难服侍,他们起码能料理自己的生活,她需要的只是协助而已,很多时候,甚至能和他们成为忘年交。
    所以,她还是很不舍得这里的。
    不过也没有办法,世事难料,当一切发生在你身上时,无论是谁,也只能选择默默地接受。
    易欣回过头,再次满怀不舍地看着老人院,片刻之后,她长叹了一声,还是无奈地走向了另一边。
    正在这时,她的手机响了。
    “喂,是谁?”
    “易欣吗?最近帮你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,也是看护,现在有兴趣过去看看吗?”说话的是小陈,他是易欣的大学同学,现在在一家劳务所工作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中介。
    在失业的前两天,她就拜托后者帮忙,没想到这么就找到了,这多少令她有些惊讶。
    “没问题,我现在过来吗?”
    “嗯,半小时之后在海德广场等。”
    “好的,再见。”易欣挂掉了电话,心情稍微好了点。虽然以前的工作结束了,但生活毕竟是要向前看的,她不能永远活在怀念中。
    希望这是个新的开始吧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公交站。
    半小时后,她准时来到了海德广场。
    这里位于市区的中心,是一处繁荣的商业街,在周末的时候,有很多市民会选择过来逛街购物。现在正是黄金时候,广场里人头攒动,不少商铺和摊位甚至已经摆出了马路,叫卖声不绝于耳。
    易欣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小陈的车。他停在一间饰品店前面,车窗摇了下来,正好在车里惬意地抽着烟,看起来已经来了一段时间。
    “喂,我到了!”她提高分贝喊了一声,然后快步跑过去。
    “怎么这么慢的呀,我都等你半小时了!”小陈看了眼手表,半开玩笑地说道。
    “是吗?我看你才来了几分钟吧,你看,连发动机都还是热的。”易欣摇了摇头,苦笑着回答道。
    “哈哈,你还是那么直接,看来一点也没变呢。”小陈为她开了车门,嬉笑道。
    “彼此彼此。”易欣耸了耸肩,然后快速地上了车。
    随着汽车发动机运转的声音,他们很快离开了商业街。
    易欣注意到,车子驶上了环城高速北段,这里一般是过去郊区的,难道这次的工作地点在那边吗?
    她向小陈询问道,后者摸了摸脑袋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对了,我还差点忘了这茬,副驾驶上有一份介绍文件,你可以先了解一下。”
    易欣点了点头,将薄薄的几页A4纸拿起来一看。
    不出所料,面试的地点属于郊区,是草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子。反正易欣从来没听说过,不过她却知道很多关于草山的传说,据说这里很邪门,经常会发生一些灵异事件。
    近年来,不少游客都在里面失踪了,听说后来怎么也找不到,因此政府也做了不少措施,防止游客的进入。
   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,里面竟然还有住人,这实在是有点出人意料了。
    她皱起了眉头,继续看下去。
    其实工作内容并不难,就是照顾一个瘫痪的老人而已,这种活她在老人院干得多,早已谙熟于心了,不过这次倒是有点不同,她需要搬到那里去住,而且房子里除了瘫痪老人外,还有他的老伴。
    这倒是令她有点意外,一般来说,这种老人的自尊心很强,对于老伴的起居饮食,她们不会假手于人,更不会和外人一同生活。
    也许她自身也有什么不便的吧,她这样想着,又从头到尾翻了一遍。
    经过简单的浏览,易欣大概清楚工作的情况了。
    “怎么样,觉得还行吗?”小陈忽然瞥了她一眼,询问道。
    “嗯,看起来还可以。”易欣点了点头,随后疑惑道,“不过这工作地点……”
    “放心吧,没事的,我知道这里的人对草山多少有些畏惧,但你认真想想,这些荒山野岭的,总会有些失踪人员嘛,他们或许失足摔进了山谷,或者自杀什么的,这都没什么好奇怪的。”小陈解释道。
    “咱们都是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了,这种迷信思想早该摒弃了吧。”
    “那倒也是……”易欣同意道。
    其实他说得并无道理,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好事之徒,无论是什么平常的事情,经过他们的渲染,总会与事情背道而驰,自己好歹也是个大学生,是应该理智点的。
    毕竟现在找一份工作不容易,而且自己最近也很缺钱,她可不想浪费这大好的机会。
    “那交通方面……”
    “你可以放心,虽然村子在山脚下,但附近还是有公交站点,想要出来市区也很容易。”小陈回答道。
    “嗯,我基本上是了解了,可还有一个问题……”易欣点了点头,随后指着文档上最后一行字,那里写着每个月的工资,令人惊讶的是,数字竟然有8千,这对于一个普通护工而言,实在是高得离谱。
    她隐隐觉得有些奇怪。
    “其实这个问题嘛……”当她提到这方面时,小陈倒是显得有些拘谨,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忍。踌躇了半会后,他终于开口了。
    “我还是实话跟你说吧,其实这个老太婆有些怪异,怎么说呢,就是有些地方和正常人不大一样……”
    怪异?易欣蹙起了眉头,难道她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吗?
    不过生活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,再加上老伴的瘫痪,的确很容易令人心情压抑,就算是有点怪癖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    易欣并没有太在意,毕竟她在养老院的时候,也见过不少行为异常的老人,她相信自己有能力处理好彼此的关系。
    “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,毕竟在养老院做了这么久,所以才介绍给你的。”小陈耸了耸肩,解释道,“不过还是要提醒一下,尽量让一让她吧,如果确实受不了的话,也可以尝试别的工作,毕竟之前好几个人都走了……”
    “她到底什么地方奇怪呢?”易欣追问道。
    “这个……”小陈抿住嘴唇,目光一直凝视着反光的马路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,反正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    看着他凝重的神色,易欣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    一个深居草山的老太婆,还有瘫痪的老伴,他们到底有什么秘密呢,看来只好等到面试的时候再一一了解吧。
    易欣这样想着,然后闭上了眼睛,很快便陷入了梦乡。
    当她醒来的时候,车子已经来到了山路上。
    道路很窄,满打满算也就一条双车道,两旁长满了浓密的灌木,看上去十分荒凉。
    “到了吗?”易欣揉了揉眼睛,询问道。
    “差不多了,就在不远处。”小陈指了指前方的弯道,然后加快了速度。
    这里的道路修得很不好,地上全是凹凸不平的小坑,汽车走起来磕磕绊绊的,令人很不舒服。
    不过还好,在绕过窄弯之后,面前出现的是一片宽阔的平地,她看见空地尽头有一些石阶,似乎是方便被人上山的。
    “咱们只能开到这里了,接下来要走一段路。”小陈将车子停好,对她做了个抱歉的手势。
    两人很快下了车,沿着石阶往上走去。
    原来这里是一条通向山间的小道,周围被密密叠叠的丛林包裹住,植被旺盛,不是还能听见一些动物的怪叫声。
    “房子就在那边,也就走个十分钟左右,不会很远的。”小陈在前面开路,一边对她解释道。
    易欣理解地嗯了一声,虽然这里有些荒芜,但实际上还不算太偏僻,就在刚才的山路上,她的确看见公交站点了,想必平时也有人经常出入。
    而且这些山间小道对她而言,完全不算什么,记得小时候生活在家乡的大山里,自己曾试过一晚上待在里面,这都没什么好怕的。
    她不断地安慰着自己,转眼间,一幢高大的房子出现在视线尽头。
    那是一幢哥特式的房子,屋顶尖耸,结构紧密,虽然看起来有些陈旧,但仍然遮不住雄伟壮观的气势,要不是早有预料的话,易欣还以为这是某个富豪的城堡。
    “就是那间了,我第一次来到时候还真不相信呢。”小陈指着房子说道。
    “就是,这房子看起来很大气啊,怎么只住着一对风烛残年的老人?难道他们没有子女亲戚的吗?”
    “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。”小陈叹了口气,“听说他们孤独一生,并没有生下任何儿女,而这幢房子好像是祖传下来的,估计上一辈是出过国的家伙吧,不然这房子也很难建起来。”
    “不过,我劝你最好别抱太大的希望,这东西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好……”
    易欣耸了耸肩,他原本还以为小陈的话只是危言耸听,没想到真正靠近房子的时候,她终于感受到了。
    这幢建筑的整体建构过于严密,不仅没有任何阳台,而且连窗户也很少,在二三楼的地方,破旧的窗棂摇摇欲坠,给人一种破败荒芜的感觉。
    而且不仅是这样,房子漆成了灰色,色调过于沉郁,别说是进去了,就连站在大门前面,都能给人带来一种压抑不安的气息。
    易欣咽了口唾沫,她总算是知道老人性格怪异的原因了,住在这种地方,估计换谁心情也好不了。
    但她没有办法,为了工作也只能忍受过去了。
    “赵婆婆,在吗?”
    “我是劳务所的小陈,今天约好过来面试的。”他走到大门前,重重地敲了几下。但房子里却没有任何回应,小陈皱起了眉头,然后又叫了几声,结果还是一样。
    “会不会出去了?”易欣疑惑道。
    “应该不会的,我已经约好了嘛,算了,咱们直接进去。”说完小陈推开了大门,带着她走进了里面。
    两人刚踏进大厅,一股淡淡的霉变味和陈旧木板的味道扑鼻而来,易欣捂住了鼻子,感觉自己走进了荒废多年的老房子。
    周围黑漆漆的,即使现在日照当空,但里面仍然暗如黑夜,而且气温明显比外面低得多,她冷得直打哆嗦。
    “这里……怎么不开灯?”易欣疑惑地摇着头,然后尝试去摸索墙上的开关。
    不多时,她终于找到了按钮,正要打开的时候,小陈却拦住了她。
    “千万别开!”
    “为什么?”易欣不解地追问道,虽然周围漆黑一片,但她还是感受到小陈着急的神情,他仿佛在害怕着什么,到底是什么原因?为什么这里不能打开电灯呢?
    “因为……我不喜欢房子太过明亮。”
   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,听上去就像枯涸的手风琴。
    易欣转过身来,看见一个白发苍颜的老妇从大厅深处走出来,她的手里端着盘子,上面摆放着餐具和蜡烛,晃动的烛光给周围带来一丝温暖,这才令她稍微安心一点。
    借着这光芒,她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老妇。
    她的面容还算清秀,但岁月却早已在脸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,满脸的皱纹就像一张老树皮,即便不说话,她也透着一份威严的气势。
    易欣隐隐觉得她不是个好相处的人。
    “抱歉,其实真实原因是这样的,我的老伴换了重病,医生已经嘱咐过了,他不能暴露在强光下,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。”老妇静静地凝视着她,解释道。
    “原来是这样的吗,我刚才太失礼了。”易欣被她看得有点毛毛的,只能礼貌性地回了一句。
   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,但她还是觉得逻辑有点不通,即使真的因为重病照不了光,但房子起码也要通风吧,这里窗户紧闭,而且死气沉沉的,又怎么适合他的修养呢?
    易欣感觉十分不妥,但碍于老妇的原因,她又不敢提出来,只能默默地在心里琢磨。
    “赵婆婆,这位就是过来面试的新看护,你看看怎么样?”
    看见两人都不说话了,小陈主动介绍了易欣,顺便看看有什么要求,但没想到她却轻松地答应了。
    “这位姑娘挺好的呀,要是愿意的话,随时可以过来工作。”
    “你的意思是,她不用面试就通过了?”小陈不放心地问了句,赵婆婆微微颔首,然后微笑着说道。
    “我不会看错人的,这小姑娘是个实在人,如果能在这里干活的话,那就最好不过了,要是你觉得不好的话,那也没关系。”
    易欣有些诧异望着她,原本还以为很麻烦呢,没想到这么容易就通过了,看来这赵婆婆也不是那种古板的人呐,她松了口气,暗自庆幸着。
    “对了,我刚刚煮好了药,老伴还在上面等着呢,你们先坐一会。”赵婆婆指了指二楼的房间,然后独自走了上去。
    在离开之前,她还不忘点上两根蜡烛,大厅里虽然还是十分昏暗,但至少没有刚进来那么阴沉了。易欣望着她的背影,竟升起一丝悲凉的感觉。
    她应该没有看起来那么老,到底还是生活的重担太沉了吧,所以才压弯了她的脊背,对于一个长年照顾瘫痪老伴的人而言,这也是在有点残忍了。
    “难怪她要急着找看护。”易欣在心里暗暗地说道。
    “怎么样,觉得还行吗?”等到赵婆婆离去后,小陈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    “嗯。”易欣轻轻点头,算是同意了。
    其实对于她而言,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工作,至于其他的事情也就没那么重要了,虽然这里的环境有点不好,但自己应该可以适应,再说了,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,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更难找了,所以她也没想那么多。
    “那好,我现在回车子拿一份临时合同,你先休息一下吧。”
    小陈说完之后便走了出去,一刹间,偌大的厅堂里只剩她一人。
    借着朦胧的烛光,易欣这才有时间打量房子。
    这里的家具陈设很少,除了一些必要的餐桌和椅子外,基本没有别的东西,不过与外面残破的外墙不同,里面整理得很整齐,桌子上几乎一尘不染,可以看得出主人是个爱干净的人,唯一奇怪的是,这些家具看起来都很古老,有些甚至断了一条腿。
    她估计那些霉变气味就是来自这里,不过这也正常,对于老人来说,总是比年轻人要节俭一点,他们总是喜欢用旧东西。
    易欣无奈地摇了摇头,不知不觉间,她走到了大厅的另一边,这里好像挂着不少画和饰品。
    正当她想要过去的时候,脚下不知踢到了什么,她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在地。
    “奇怪了,好好的大厅里,怎么会绊倒了呢?”她揉了揉脚踝,抬起头一看。下一刻,惊惧的感觉顿时爬满了全身。
    在她的前面,原来伫立着一具骇人的魔鬼雕塑,鹰鼻红眼,獠牙大张,这应该是中世纪的吸血鬼形象,没想到竟然摆放在大厅里。
    不仅是这样,在吸血鬼的旁边还摆放着其他雕塑,无一例外的都是各种妖魔鬼怪,而且在墙上的油画和饰品,几乎也是这种可怕的东西。
    易欣甚至看见了一些关于分尸、杀戮之类的书籍,她倒抽了一口凉气,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。
    “难道小陈说的怪癖,就是指这个吗?”她拧起了眉毛,有种不自在的感觉。
    一般来说,正常人不会将这些东西放在家里,而且数量还那么多,这很不寻常。难道赵婆婆真的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吗?
    易欣打了个寒颤,她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    记得小陈说过,有好些过来工作的看护,不久之后都离开了,难道她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?
    她低下头细细地思考着。
    忽然,楼上似乎传来了低沉的声音。
    叮叮……叮叮……
    就像是有人在敲玻璃瓶的声音。
    易欣仔细地听了一会,很快便发现了不妥。
    她记得赵婆婆是从左边楼梯上去的,换句话说,老伴的房间应该在左侧,而现在声音是从二层右边传来的,难道房子里还有其他人吗?
    不对,易欣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,赵婆婆是个独居老人,而且并没有子女,那怎么会有人过来呢?而且这声音也太奇怪了,谁会在上面敲玻璃瓶子?
    她越听越不对劲,于是悄悄迈开脚步,从另一侧的楼梯走了上去。
    由于年久失修的缘故,木板梯级在走过的时候,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,十分刺耳。
    易欣尽量放轻脚步,小心翼翼地挪上去。
    与想象中的一样,二楼右边也是一排房间,但这里的结构却有些不同,尽头的地方直接通往楼顶,那里好像好像有一道门,她估摸着应该是阁楼之类的结构。
    她顺着声音的发源处缓缓走了过去。
    这样同样是密闭的,甚至就连一旁窗户都被封了起来。
    不知怎的,易欣觉得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种怪味,很难闻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    “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”她捂住了鼻子,就像隐藏在黑暗中的忍者一样。
    叮叮……叮叮……
    随着她的靠近,声音变得越来越大,就像敲打在耳边一样。
    “好像……好像就是从阁楼发出来的。”转眼间,易欣已经走过了半条走廊,她停在了原地,正思考是否该进去。
    就在这时,一双坚定有力的手搭在她的后背。
    “原来你走到这里了,害我到处都找不到呢!”小陈挠了挠脑袋,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    “呃……我对这里有点兴趣,所以就随便逛了一下。”易欣不想说实话,只好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。
    “我想还是不要乱走了,你也知道的,那个赵婆婆性情古怪,我怕她待会会生气。”
    “好吧,那咱们马上下去。”
    易欣咧了咧嘴,只好和他一起走向楼梯。在离去的时候,她回身望了走廊一眼,奇怪的是,那种敲打声仿佛又消失了。
    难道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吗?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 1/6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文章标题:阁楼的秘密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ilmplicity.com/cp/49466.html
上一篇:恶魔来敲门    下一篇:神秘的鲁班书